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动态 >

【许平】设计创新创业:站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最前沿

2017-10-31 16:22:26         作者:本站编辑

【编者按】站在新时代新需求新发展的当下,回望现代设计的默默来路,方解今日设计创业刚刚起步的缘由、内涵与使命。知名教授中央美院许平先生认为:“无论是设计创业或是设计创新,对于设计师的要求只有一点,就是以是否真正代表‘先进生产力’、是否真正体现‘先进性设计’作为判断其专业合法性的唯一标准。”“我们必须从现在起就着眼于长远地培养一支能驾驭‘设计师创新创业’战略要求的创新驱动力量,”

 

0.jpg

                             

党的十九大向全党全国人民发出迈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的强劲动员令,同时作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的重大政治判断。这一历史性的宣言将对全党全国人民今后的工作方针与奋斗目标产生关键性的重大影响。围绕这一时代特征和基本判断,未来的工作重点必将更加突出和强调社会经济建设中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以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为内涵的发展理念,从而也对服务于这一总体目标的中国设计创新提出新的要求。

现代设计的理念与方法进入中国已超过一个世纪,百年之中历经坎坷砥砺前行,几代人坚定不移的信念和契而不舍的奉献,创造了今天史所未有的设计发展社会生态。今天的人们可以看得非常清楚,设计是一门对社会生态、文化生态的友好性要求甚高的创造艺术及发展投资。一百多年来的秣马厉兵,以及在极度困难的条件下、在无人喝彩的拼搏中从零开始的种种努力,只是为今天这个时代奠定基础和创造条件,今天这个与国力匹配、与需求相符、与市场呼应、与价值相当的设计创业新时代才刚刚开始。

我认为,这个伟大新时代,无论是设计创业或是设计创新,对于设计师的要求只有一点,就是以是否真正代表“先进生产力”、是否真正体现“先进性设计”作为判断其专业合法性的唯一标准。这就意味着,无论是“设计创业”或是“设计创新”,其本身并不是标签,真正的标准是看设计或创新是否真正体现时代的主题、社会的需要、人民的选择与领先的节奏,不是坐井观天的创新,不是浅尝辄止的创新;不是自我标榜的创新,更不是投机取巧、招摇过市的创新,真正的创新“先进性”并没有太多深奥的道理,就是宋人苏东坡诗句“春江水暖鸭先知”中的那种道理。

对于时代变化的敏感性和锐意变革的果敢性,是衡量设计创造力能否站在时代最前列的基本要求,也是设计能否真正赢得市场空间的首要前提。中国当下每天都在发生的设计案例并不在少数,但是真正能够在市场留下痕迹的并不多,甚至能够实现基本市场化的案例也还为数甚少。台湾上世纪末涌现的“诚品书店”以其充满诚意的商业策划赢得市场,现在二十多年过去,今天的“诚品生活”与“诚品文旅”又以全新的市场策划与锲而不舍的创新态度将新的姿态、新的内涵、新的面貌呈现,尤其令人惊讶的是将“文化”与“商业”融为一体的成百上千文创产品已经实现基本市场化,人气满满。可以看到从上世纪末以来以学习和推广“创意经济”领先一步的台湾文创产品研发已经取得实实在在的成果,站在了时代前沿,对大陆设计同行形成某种启迪,或者挑战。

回顾中国百年工商发展或设计史,有两本“黄页电话”的故事很有某种象征性。上世纪初,刚刚步入现代商品市场的上海滩上,第一本由中国人自己编印的“黄页号码”出自于一个初出江湖的小广告公司老板。在这个当时的人们看来既挣不到钱也无钱可挣的行当里,这位敢于第一个吃螃蟹的小老板挨家挨户打电话求取企业信息,免费给老板们做企业广告,结果印成第一本提供上海工商市场信息的黄页电话本,从此一炮打响,挣到上海滩第一桶金,不仅站稳了广告公司的脚跟,而且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市场信息产品。这位首吃螃蟹者就是后来中国著名的政治出版物设计专家、成功设计了1956年版《毛泽东选集》和《红旗》杂志等一系列重要书刊文献封面的国家新闻出版总局平面设计师张慈忠先生。本世纪初,在网络时代大幕刚刚开启而网络经济与网络信息之风还未真正强劲兴起之际,同样也是一本网络版的中国企业“黄页电话”横空出世,为一个刚刚起步的信息服务企业敲开网络经济大门,这个机构就是后来的阿里巴巴,它的创始人就是马云。两本“黄页电话”相隔一百年,却有不可思议的异曲同工之妙,都是由敢于吃螃蟹的市场实践者试水江湖创新创业而且首试即告成功。虽然背景不同、身份不同、角色不同,却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代表着不同历史背景之下的最新时代要求,代表着各自时代的先进生产力,因而获得成功。

由此可见,能否代表先进生产力、能否体现进步的时代要求,是设计创业价值的关键,并不在于是否具有“设计创新”或“设计师品牌”的标签,也不完全取决于是否掌握资金、科技、人脉、市场优势。对于创新的实践者来说,有这些条件固然是好事,但更重要的还是对生产力发展的趋势是否具备足够敏锐的感受与准确的判断,是否真正站在生产力发展和时代变革的最前沿。有这种敏锐与胆魄,没有条件可以创造条件、集合条件,促进可能性向可行性转变;而如果没有这种敏锐与胆魄,“机会”也会如同奔流到海不复回的一江春水,成为设计师永远的懊悔。

但如果从“设计师品牌”的角度来思考现实的创新境遇,却可以引出另一个话题:今天在新兴经济市场的搏弈中熠熠生辉的中国创新经济新星阿里巴巴、腾讯、百度、华为、大疆、小米、美图秀秀……无一不是以极其敏锐的前沿意识与专业性敏感,把各自的基础优势转化为先进生产力、成为中国设计创新大潮甚至世界新兴经济的领头羊、排头兵。显而易见地,改革开放以来的第二波中国创新经济明星企业矩阵正在迅速形成。但对于设计界而言,上述明星闪烁的矩阵隐含着一个遗憾就是:其中真正属于“设计师”创业的比例并不太高,多数设计创新明星案例都是由企业家、工程师、教师甚至记者成为灵魂人物。当然所有这些创新企业的成功都包含着设计师的重要贡献,甚至设计师进入核心团队的也不乏其例。这表明了中国设计日渐成熟的团队意识、服务意识与合作意识,但也无法否认其中存在的某种遗憾。本文无意展开设计师是否应该、或者是否可能在创新创业的案例中成为一把手、扛旗人的讨论,只是希望换一个角度来思考“是否应当升级设计师创新创业知识储备”的问题。在一个需要设计师在其间发挥专业所长的案例中,设计团队理应全力做好设计支撑、配合服务,这完全没有问题。但这并不等于设计师永远只能作为战略配合而不能成为主导创新创业的力量。事实上当设计真正成为一种战略决策力与创新执行力合一的思维模式时,只应比其它背景专业更具备担任创新战略制定者与指导者的力量。但回到现实的层面上、反观为什么没有更多的设计师成为创新企业的“举旗人”与“爆破手”角色时,我们可能无法回避部分设计师知识储备与市场需要不相称、设计思维与系统复杂不适应、创业精神与事业艰难不匹配的现实。这意味着我们一方面在大声疾呼“设计师创业”,但另一方面对设计商学的真正内涵、对创新创业的真实境遇并无必要的教育预构、培训储备,更无针对可能的失败而有言在先的心理建设。据我所知,目前现有的设计教育课程中,并非所有单位都有能力开设经济原理、市场政策或商业开发课程,针对市场创业实践的“创业模拟性”课程(例如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时装专业开设的“品牌模拟”)也开设甚少,针对中长期市场及商品美学发展、针对发展受挫或商业失败的创业心理课程更是缺乏,而这些必要的创新课程都是已经国际创新创业教育经验证明是切实有效的。看到这些为设计师创新创业提供基本能力保证的专业课程的结构性缺陷的存在,就不难解释为何我国“设计师创业”远未达到应有比例的现实了。

我认为在现阶段把这些问题提出已经非常必要而且非常迫切。如前所述,党的“十九大”会议将中国特色社会建设新时代的建设作为重大战略目标提出,必然会导致一系列更加宏伟的社会经济发展举措,而设计创新必然要在这场战略决战中发挥更加多维多向、多个领域和多重内涵的引领与导向作用,仅仅停留在现有水平的设计基础能力教育内涵是无法适应这一历史要求的,应当以高等教育为主、并逐步过渡到中等教育阶段的设计课程都逐步加强创新创业实践及理论教育,并使之系统化和制度化。

如果说几十年来我国设计界在工业设计等领域付出的艰难努力,主要是为完善国家工业经济与服务贸易能力而奠定基础的话,今后的设计创新应当更加明确、积极、主动地成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关键角色和体现先进性生产力的重要力量,中国设计不应满足于仅仅以“学习”甚至“模仿”它人经验为强、必须成为具有自主创新品格的世界示范。从这个要求来说,我们必须从现在起就着眼于长远地培养一支能驾驭“设计师创新创业”战略要求的创新驱动力量,以军队“士官”制度的方式,把设计师打造成技术精湛、理念领先、实践超前的“优秀军士长”型的“精武标兵”,一个人就是一粒创新的种子,不管撒播在哪里,都能在相应的环境中展开创新实践,能完成原创的设计作品、能构建有效生存的创新企业、能发展韧性成长的产业链、能征服一片健康有序的商品市场,真正成为创新驱动、创业成军的战术专家、战役支撑、战略力量,如果没有这样的战略准备,”设计师自有品牌创业”就只能是昙花一现,甚至可能是伪命题。


友情链接地方协会国际组织

官方微信

更多资讯 请关注
中国工业设计协会官方微信

北京市海淀区万寿路27号院8号楼7层
Copyright 2000-2015 CCIDnet.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13163